法治文化

政法文苑当前位置:首 页 > 法治文化 > 政法文苑

浅析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保障作用

时间:2021-03-15 14:44:04
  浅析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保障作用

张汉霖

 

社区在我国新冠疫情防控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囿于社区自我管理属性,其在工作中仍存在许多障碍,应该从加强党建引领、完善治理体系、智能助力和赋权财能等方面入手,不断提高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作用,更好的应对各类突发应急事件。

    一、社区的定义

    现代汉语词典关于社区的定义为:1.在一定地域形成的社会生活共同体,2.我国城镇按地理位置划分的居民区。1〕百度百科关于社区的定义:社区是若干社会群体或社会组织聚集在某一个领域里所形成的一个生活上相互关联的大集体,是社会有机体最基本的内容,是宏观社会的缩影。2〕从上述定义来看,社区有几个关键词:一定地域、多数群体、固定聚集。1935年,我国著名的社会学家吴文藻在《现代社区实地研究的意义和功能》中认为,社区是一地人民实际生活的表词,有物质的基础,可以观察,社区,至少包括人民、人民所居住的地域以及人民生活的方式和文化这三个要素3〕

    由此可知,社区就是在一个固定的行政区域内,多数人们因某种原因组成的生活共同体或居民区。按照城市化进程和人口结构,社区可以分为农村社区、过渡社区和城市社区三种类型4〕

    二、社区与居委会、物业和居民的关系

    1、社区与居委会。居委会是一个广泛意义上的管理机构,是对社区人员进行行政上的管理,包括法律上的赋权和实际上的自治权。居民选举居委会,居委会要向居民报告。二者既可以在概念、外延上进行统一,也可以在形式上进行明显的划分。

   2、社区与物业。社区的公共区域、环境、卫生等需要有机构或人来管理,这个管理机构就是物业。物业在为小区居民提供物业服务的基础上,要服从居委会的中心工作。

    3、社区与居民。居民是社区的组成和个体,二者是个体与整体的关系。

    我国宪法规定:城市和农村按照居民居住地区设立居委会或者村委会。其实一个社区居委会可以管辖多个社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以下简称《居委会组织法》)的规定,其工作服务的对象为在城市、街镇居住的非农业居民为主,属于城镇居民进行自我服务、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自我教育的一个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社区职责主要包括:宣传法律、维护居民合法权益、办理或协助上级政府办理公共事务、维护社会治安等。

    目前,社区基本包括党支部、居委会、社区工作服务站等组织架构,一般采取交叉任职、合署办公的管理模式,具有鲜明的行政色彩和突出的政治功能。

    三、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重要作用

    我国实行省、市、县、镇(街道)四级管理体制,街道办事处的管理对象就是社区。社区是党和政府联系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是社会治理体系的神经末梢。2020年7月下旬,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省长春市考察时指出:“一个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基层。”而治理体系的最基层就是社区。我国能够在短时间内抑制住疫情的传播,充分显示了社区在联系、帮助、服务的作用,这也正是习近平总书记2020年2月10日在北京调研时指出的“全国都要充分发挥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阻击作用。”

    “社区是疫情联防联控的第一线,也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最有效的防线”,习近平总书记对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功能定位进行了科学阐述和准确论断。社区是城市治理的基本单元,承担着疫情防控中最基础、最重要、最艰巨的工作。防控疫情最有效的手段就是限制人员流动,实行物理隔离,阻断病毒传播途径。能否把居民动员起来,把社区组织起来,牢牢守住社区这条防线,关系到战胜疫情的全局。疫情防控期间,全国各地社区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无论是组织入户走访排查,宣传疫情防控相关政策,设置卡点值班巡逻,疏散聚集群众,防控生活物资保障等,从全面物质提供到深入心理疏导,从空间到时间,社区成为多数人全天候的精神支柱和依托,对全国疫情防控大局起着重要支撑作用。截至2021年2月上旬,全球疫情累计确诊接近11132万,累计死亡245万。中国虽然是全球最初爆发疫情的地方,也被西方某些国家污蔑,但事实证明中国却是疫情防控最好的地方,死亡率低,累计死亡仅有4842人,且基本上已经控制了疫情的发生,很大的原因就在于我国特有的社区管理体制和社区作用。    所以有人才会说,社区稳则国家稳。

    四、加强社区保障作用的对策建议

    从中国传统社会的保甲制度到新中国的社区制度,我国基层治理理念体现了从有权阶层治理到人民当家作主治理的转变。新时代的社区,是人民自己的社区。做好社区工作,就是更好的服务人民群众。

   (一)党建引领力助社区疫情防控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党建工作高于一切,要牢固树立“抓好党建就是最大政绩”理念,把从严治党、从严管党、大抓基层贯彻到底,落实到每一个社区、每一个支部、每一名党员、每一名居民。

    一是发挥党建引领作用。党建引领社区发展是新时代、新形势赋予社区的重要使命。推动党的建设全面过硬、全面进步,切实把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转化为推动社区治理的发展优势,把社区党组织建设成为实现党的领导的坚强战斗堡垒,突出加强党在社区治理中的政治引领功能,充分发挥党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和社会号召力等作用,以党员干部的“旗帜鲜明讲政治”确保社区治理不走偏,凝聚基层政权组织、自治组织和社会组织的合力,做到纵向联动、横向互动、融合共治,实现服务精准对接、治理精准落地。5

    二是推动乡镇、街道党员干部兼任社区第一书记。社区党建的发挥,主要在于社区党组织领导人的能力和作风建设。推动上级党委选派优秀党员干部到社区兼任第一书记,可以提高社区党支部的政治素养、文化涵养,与社区党支部一班人共同谋划、共同发展、共同担当。

    三是不断扩大党组织工作覆盖面。积极组织开展在职党员到社区“双报到”,努力做到“凡有人群的地方必须有党的组织存在,凡有党组织的地方,必须有党的活动,凡有党的活动的地方,必须有党工作的成效”,要创新党组织、党员、社区活动方式,通过党组织的带领带动社区工作的全面提升,从而起到更好的负担起组织群众、教育群众、宣传群众、服务群众的职责。

    (二)构建多元社区治理体系

    社区虽处基层,但涉及民政、财政、住建、人社、司法等多个领域,工作千头万绪。疫情就是社区治理的试金石,建立一个体系完备统筹指挥的社区治理体系,能够有效发挥社区疫情防控堡垒作用。

    一是整合社会组织力量。持续推进“三位一体”社区组织建设,为各类社会组织搭建跨界合作和供需对接平台。充分发挥机关企事业单位在社区建设和社区工作开展中的作用,探索建立机关企事业单位对社区的帮扶机制,探索建立社会组织、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建设和治理的新思路、新模式。

    二是推动管理权限下移。将街道综合治理、公共安全、防控矛盾化解和涉及居民基本权利与生活的事务纳入责任清单,明确街道与社区的责任范畴,规范社会管理事务的分类和分流。把更多资源、服务、管理放到社区,实现“三位一体”治理模式良性互动。

    三是全面激发社区治理新动能。全国各地在疫情防控中“危”中寻“机”,“机”中求“变”,积极探索社区治理新思路、新举措。从依靠群众,将矛盾化解在源头的“枫桥经验”,到整合多方平台,提升服务效率的“民呼必应”;从广泛发动群众参与社区治理的“吹哨报到”,到“零距离”联系服务群众的“邻里党支部”。多元化社区治理模式,为社区的发展提供了好的制度保障和能力保障。

    四是加强市域治理现代化建设。以市域治理为契机,搭建“党政主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上下联动”的社区治理新格局,整合各种网格,优化网格管理内容,把综合治理、公共社会服务、信息采集等全部纳入到统一的网格管理机制。厘清不同层级网格的责权利关系,建立横向协作联动机制,推行组团式服务,通过信息化实现组织常态化,有效整合各类社区服务资源,推动传统的社区管理向社区服务的转变。

     五是打造素质优良的专业化社区工作队伍。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做好抓基层,打基础工作,夯实党执政的组织基础,关键是要建设一支高素质基层党组织带头人队伍。”加强社区治理,提高社区效能,关键在人,关键在人的管理和作用发挥。社区治理好坏直接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发展,关系到党的执政牢固。要将社区工作队伍建设纳入地方人才发展规划,打通社区工作者上升瓶颈,建立社区工作者的培养、选拔、使用、流动、评价、激励、保障等政策和制度体系。

(三)充分发挥信息技术和智能技术在社区治理中的作用

当今世界已经迈入信息化和智能化时代,中国已经成为在全球5G应用最发达的国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让城市更聪明一些,更智慧一些,是推动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信息化是社区治理的“车之轮”、“鸟之翼”,社区治理提质增效离不开信息化技术的发展。要充分运用5G、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互联网技术和信息化手段,有效整合社区治理功能,实现数据共享,用智能引领网格建设,助推社区治理决策科学化、防控一体化、服务便捷化。要在社区进一步推进“智慧社区”公共服务信息化平台建设,结合“一次完成”改革要求,搭建跨部门、跨区域、多元协同社区治理新格局。

    发挥信息技术在社区管理中的作用,离不开资金投入。目前我市大部分社区不具备大规模投入资金的实力。为此,乡镇街道要提供智力支持和财政帮扶,同时,鼓励社区通过居民集资、社会捐助等方式,多方筹措资金,加大资金和科技支持力度。

   (四)赋权赋能,提高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基础保障作用

    实践中,社区虽然承担了一定的行政职能,但并非法律意义上的行政执法主体,在病疫防控、防灾救灾、重大突发事件等应急管理工作中缺少职责界定,加之防灾防疫等经验和能力不足,导致一些地方出现个别居民对社区疫情防控不理解、不配合甚至大打出手的现象。因此,有必要通过科学、合法的方式授予社区在疫情防控中必要的职责权限,提升社区在紧急状态下采取应急措施的能力。

    一是组建联防队伍。过去,民兵连对维护本村安全、维护村内秩序有着很大的作用。疫情的爆发,再一次体现了社区还是需要这么一支在关键时期能够站出来、挺起来、用得上、靠得住的队伍。将社区退役士兵、暂未就业学生以及其他适龄人员组织起来进行应急培训和防灾防疫训练,提高其在应急处突中的机动能力和作用。

    二是临时封闭村居。疫情发生后,根据上级决策部署封闭村居,禁止人员流动,较好地控制住了疫情。应急事件发生时,可赋予社区自我决定封村闭区的临时权利,当然这是权宜之计,非必要不得采取,同时需要及时向上级党委政府汇报备案。

    三是紧急时刻的人员管控。社区治理最大的难点在于对居民的管理。对于发生重大灾害、疫情期间,授权社区可以对居民不遵守社区规定和临时性要求的行为进行制止,以利于政令畅通。

 

  (作者简介:张汉霖,男,山东大学法学学士,西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现任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研究室)副主任)